雪染【灵感枯辽】

“医者重在仁心”
“你如此不堪,怎敢演绎我的一生”

青衫薄【冰九】

第四章

“别跟着了。”沈九脚步停了下来。另一个紧跟在后面的脚步也随即停住了。

“师尊。”

“要说多少遍?”

沈九说完,连看都没看洛冰河一眼,就走了。

“住店。”

“好嘞,客官。客官这边来。”

沈九环顾四周,这应该不是那畜生的地盘了吧?心里想着,那畜生应该找不来。谁知,晚上店主人叫他下楼吃点儿东西,就看到洛冰河在哪里喝酒??对就是喝酒。他没见过他喝酒,更没见过他喝醉。

洛冰河借着喝醉酒,望见他下楼,就像狗皮膏药一样粘在了沈九身上。嘴里还说着什么话,反正沈九听不明白,说的乱糟糟的。

魔也会喝醉吗?沈九出神的想着。

突然他的脸被一双手掰了过去,然后就被强吻了。哪里是吻?明明就是咬。

“嘶… 畜、生”

吻的动作停住了,洛冰河狠狠的抓住他的手腕。

“被我抓到了。果真是师尊啊。这称呼还真的亲切呢。”

“滚。”

“师尊生气了?您可是一直骗弟子呢。”

“畜生。”

“师尊跟我回去吧?”

“不回。”

“那就别怪弟子不客气了。” 说着,就拽着沈九走。

“就算我是沈清秋又怎样?那是上辈子的事情了,我们谁也没有亏欠谁。”沈清秋停了下来,冷声说着。

洛冰河往前走的脚步也顿住了。

“所以,请放开,我们只是陌生人。”

沈清秋见他没反应,挣开了他的手,走了。


最后,我们谁也没亏欠过谁。


干嘛分的那么仔细呢。


——————————————————

这更很短


要中考了


希望看到这篇文的你


能开心^_^


然后 祝将要高考的学姐学长们 加油呀~


祝和我同样要中考的宝贝们 也要加油啊!!


青衫薄【冰九】

第三章

沈九发现洛冰河变了,又觉得没变。

沈九也想不清楚。

屋檐上

“师尊?”月光下,洛冰河看着沈九,想伸手去触碰,但又怕那是梦,又收回手。

“都说了,我不是你口中的那个师尊。你口中的师尊明明是个小人,为什么你这么想让他回来?”

洛冰河没说话。夜色很暗,月光被飘云遮住。沈九看不清洛冰河的表情。

沈九见他没回,又继续问着,

“你想让他回来,是因为还… …没折磨够吗?”沈九实在说不下去了,梦里的画面又一次重现在他的脑海里,沈九紧紧的攥着手,等他回话。

“可能… 是吧。”

呵,沈九你到底在想什么啊,他只是仇没报够,他不想让你死,只不够你命好而已,死了!

“我困了,你也早些休息吧。”是啊,原来的沈清秋死了,现在活着的是沈九,可又不是沈九。原来的沈九比以前的沈清秋还要可怕,他不想再去重复他的人生了。沈九跳下屋檐。

洛冰河就那么愣着,想去追,又没有那么做。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要他回来?他也不知道,只是打心底里想他,想他回来,想他在他身边吧。

沈九起了个大早,便走了。

洛冰河就坐在屋檐上一个晚上,脑子放空,第二天便看到一道青色的身影从眼前略过,想都没想,犹豫都没犹豫,便跟了上去,沈九没有了灵力,上辈子的警惕性也大大下降。洛冰河跟了他一路,他都没察觉,洛冰河也不出来,就默默的在后面跟着他。

突然,沈九脚步停住了。洛冰河便躲在树后面。只听见一道女声响起。

“你就是沈清秋?”

“姑娘怕是认错人了。”沈九说着,没有一丝情绪波动,满身胭脂的味道,他不喜欢这香味。太刺鼻。

“认错人?姐姐说了,你就是,阿洛昨天还来捉你?怎么?逃命啊?你逃的过吗?”

“逃命倒没有,赶路。请让开。”怎么谁都来找他!!!我上辈子可真受欢迎!!!以前怎么没觉得这般受欢迎???!!!这都什么人啊!

“洛冰河,让你的人走。”沈九厉声说着。沈九看到他,纯属无意间瞥见的。绿油油的草丛中一抹黑,想不看见都难。

“师尊发现了啊~”洛冰河从树后面走了出来。

“阿洛…”

洛冰河不理。

“师尊,坐下歇会儿。”洛冰河笑眯眯的说着。边说着,边走到了沈九旁边。

“不是你师尊!要我说多少遍?才清楚!别跟着我了。麻烦。”

“那好那好,我不叫你师尊了,那你总得告诉我,我叫你什么?”

“沈九。”

“好”

调戏完师尊,这才转头看向旁边被他们晾着的女子,女子被洛冰河突如其来的注视吓了一跳。脸红红的。

“你是?”

“景灵”

“不认识”洛冰河不认识正常,他后宫那么多,哪能全部都熟记心里?而且眼前这位女子应该是景苑的妹妹,是景苑入宫带来的,随后也便一齐入了宫。

“阿洛。”

“没人教你规矩吗?”洛冰河说着,其实他也就是问问,至于结果怎样,到底知道不知道规矩,他不在意。

名唤景灵的女子倒是认真,连忙跪下。

“景灵不知,望魔尊责罚。”

洛冰河听着,转头看向沈九。

“师尊,你打算如果处置?”

“不是你师尊,别问我,你想怎么处置便怎么处置,我无妨。”

“那杀了好了?”

“随你。我走了,别跟着,麻烦。”

当然,洛冰河没杀她,倒也没留着,逐她出了宫。


【猫—九】【冰九】

我叫洛冰河

我捡到一只猫 它长得很不一样 它的耳朵和尾巴是青色的 很好看 它的脖子上挂了一串铃铛 同样也还是青色 我蹲下去摸它 它好像很不喜欢别人摸它 躲开了

我觉得它是一只流浪猫 但身上并不脏 我猜测是他的小主人把它扔到我家门口 就不管它了吧 我还在想 如果我的猜测正确 那这只猫可真是够孤傲的 为什么不跟上他的主人呢?

我试探性的把它抱起来 它嫌弃的叫了一声 便睡去了 虽然不脏 可我还是给它洗了个热水澡 它还是没醒 估计累了吧

次日 我醒来 就照常去看它 它醒了 不过仍是不理我罢了 我时不时摸摸它 有时它没多大反应 有的时候 它看到我向它走去 它便会站起来 换个地方趴着

那日 我想起还没为它取名字 便向它走过去 它没有躲开 我坐在地上 将它抱起 放进怀里 摸了摸它的头 它喵呜叫了几声表示反抗 其他倒没做什么 便任由我去摸了 我低声问它 你有名字吗 它不理 我给你起个名字好吗?它仍是不理 没反应 叫小九好吗?它在我怀中挣扎 我放开 它就跳了下来 随后便喵了几声 应该是同意了吧

它好几天没回来了 我猜测它应该是回家了 它的主人又要它了?还是它嫌弃我?嫌弃我的住处?就去找别的安身之所了?我不得而知。

那天 我加班到很晚 我一走到门口 发现灯亮着 以为有贼 打开门 是它 它完全变了 除了胸口那一点它的全身都是青色的毛 淡淡的  煞是好看 我愣着 试探性的问了句 小九?它喵呜的叫了一声 向我走了过来 我也同它走了过去 它一跃身 便跳到我身上 我把它抱进怀里 我没问它 为什么走了 没问它 为什么变成这样了 我只是抱着它 加班加到很晚 我准备去洗个热水澡 于是便把它放下 它竟歪着头看我 我与它说清缘由 它便走开了

洗完澡 我看它睡着了 便抱起它 摸了摸它的软软的毛 想抱着它睡觉 于是也就这么做了

第二天 我被一个男人的谩骂声吵醒 入眼的竟是一位男子

“小畜生 ”他咬牙切齿的说着 。我想问他 他是谁 便隐约看到他的脖子上系着一个用青色丝带穿起来的铃铛

“小九?”我问他

“沈九。”他冷声回着。




————————————————

早上起床发现作业没写 开始补作业 然后就想到了这个 佩服我神奇的脑洞。

这是洛冰河视角

明天发沈九视角


青衫薄【冰九】

第二章

阴暗的水牢里 沈九被铁链拴着 全身没有一点完好之处 空气里弥漫着血的腥味

“师尊 弟子来看你了”

“滚 畜生 ”

被骂“畜生”的少年意外的没恼 哼了一声

“师尊觉得我做的不够好吗?”

“… …”沈九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没理他 随即 洛冰河冷笑着

沈九闭着眼 被一个声音吸引了去 随即骂了道

“畜生 ”

“师尊啊 岳清源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来救你的 你连问都不问啊 ”

“死了还问什么?”

————————————————

“怎么?这次不敢打回来了?”

“不知道?不知道你也敢惹我?”

“你就是小九了?”

“你为什么不爱说话呢?跟我说一说,好不好?”

“哥哥,他真好玩,我有点喜欢他。”

————————————————

“小九,我来这儿是跟你道别的,天下修仙术的门派那么多,我要去投一个,学好仙术,回来救你。”

————————————————

“不杀光?”

“还不走?你在等谁?”

“不等了。”

沈九回头望着秋府滔天的火焰… …

————————————————

“不要!”沈九惊醒,随即跌入一个温暖有力的怀抱。

“师尊,没事吧?”

沈九习惯性的应了句嗯

忽的 沈九僵住了 我还在做梦吧?沈九想着

月光下 沈九发愣的看着眼前带着笑意洛冰河 眼前的少年 对上他的视线 没有说话 静的仿佛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师尊?怎么了吗?做噩梦了?”

洛冰河温柔的声音打破的此时的宁静

沈九没理他 还是那么望着

“师尊,我,好看吗?你要是觉得我好看你就喜欢我好不好啊”

“丑。”沈九缓了缓 降压下镇定

他梦到了 梦到了眼前这个带着笑意   且喜怒无常的他口中的 “畜生”把他做成人棍 挖了他的眼 拔了他的舌 那种刻骨铭心的痛即使现在也忘不掉的

“好吧~那师尊要不要和弟子回去啊?”

“请问你是?”话语刚落 洛冰河的表情明显垮了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把喜怒哀乐全表现出来的洛冰河 不由得一惊

“我是真的不认识你 刚才的确做了噩梦 醒来意识也乱 你说话 我就应声答了 没经过大脑  ”

洛冰河此时更是手足无措 他们 多久没见了? 洛冰河方才说的话 在得知可能今天就会见到他时 就开始组织语言 最后实在没办法才把漠北拉了过来所以直到晚上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为了见师尊 就火急火燎的来了

【“好久不见?”

“不行不行,太生疏。”

“师尊和我回去吧 不回去我就把你绑回去?”

“不行不行太霸道 会吓到他的”

“不然?魔尊你求他?”漠北君带着询问。

“不行不行 大男人的 多没面子 ”

“你还要不要老婆啊 有老婆要什么面子?”】

  


洛冰河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后憋出几个字 “师尊 和我回去吧 ”

“噗 我真的不是你口中所说的什么师尊 ”

“可你和他长得很像 ”

“这个世界上长得像的人那么多 也不奇怪啊 ”沈九笑着说 沈九发现 他的一句话 就把洛冰河说的无法反驳?对!就是无法反驳。

看到洛冰河这个样子 也不知道怎么了 鬼使神差的又搭讪了一句

“要不 你和我讲讲你和你口中的那位师尊的故事吧?”沈九说着 洛冰河就没有回应 沈九心里咒骂着

“畜生 就是事儿多”

沈九以为洛冰河不会回他了 也懒得再去询问他什么 刚想准备赶他走 措辞都想好了

“好。我讲给你听。”


————————————————

有可能会拖更 见谅 要中考了 明天二模 还有二十多天叭~ 期间可能会更文 但临近中考一星期或是两星期不会更文  见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谢谢谢谢谢谢!!!!(●'◡'●)ノ❤


沈九梦里的一大部分 摘抄原著


洛冰河性格不是这样的 奶萌奶萌的 绝逼不是我冰哥!!!回头看下几章就知道啦~


青衫薄 【冰九】

第一章

沈九死了。

他也纳闷 为什么自己会有轮回 他这样的人不应该万劫不复吗?

更不解的是 他居然还有上辈子的记忆

以至于现在的沈九一直做噩梦 更没有安全感 他就好像重复了洛冰河幼时的情形那样 从小没有父母 连他们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只知道他被好心人捡了去 他还叫沈九。

“小九 对不起 我儿子带着儿媳妇回来了 你也知道 我并不富裕 养不起你了 这儿 是给你的银子 你走吧 ”

沈九不愿意麻烦人 自小住她家 也有感情 可他知道他毕竟是个外人 沈九没要钱 辞了老妇人 便走了

沈九身上还有砍柴换来的银子 足够这几天的了 以后的事儿以后再想办法

沈九找了家客栈 住了下来 开客栈的人是一位只有十七八岁的女子

“名字”

“沈九”

那女子要写字登记的笔顿了顿 而后又恢复如常

“客官 这边请”女子带他找了房间 便走了 沈九只觉得那女子听了他名字后就不一样了 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 今天住一晚 明早就走 沈九这样想着

“阿洛”景苑心一惊 知道说错话了

“魔尊”景苑因私自打听沈九 被洛冰河逐了出来 为谋生 这才开了家客栈

“人呢?”

“楼上”

洛冰河听了 便往楼上走

“属下不知是不是他 可他名字确是沈九”

“嗯”

沈九转世以后 早已没有那么警觉 楼下发生什么 他都不知道 睡得很沉

恰如少年 心悦你 【晓薛】

      

“道长 道长 … 你 不要我了吗 ”黑衣少年跪坐在棺木旁 抽噎着

  薛洋每天早上都会为晓星尘擦拭身体 他觉得 晓星尘 是干净的 不管在哪里 在他心里唯一干净的地方 放着他 可这天 薛洋醒来 就不见晓星尘了 他笑了 笑的撕心裂肺 他也哭了 同样 也哭的撕心裂肺

   “道长 道长… 你真的那么讨厌我吗  呵 …也对 我干嘛问 明知结果 … …” 少年脸靠在棺木上 哭着 哭累了 就睡着了

   

 

   薛洋醒来 已经是第二天了 揉了揉眼睛 发觉自己躺在床上 懵懵的

“阿洋你醒了 要不要来吃点儿东西 刚做的 趁热吃 凉了就不好吃了 对身体也不好 ”薛洋没有转过头去看他 他对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 他觉得自己还没有醒 不然为什么自己无缘无故到了床上 为什么晓星尘在他眼前 为什么他对他那么好 那都是他不敢奢望的 这个梦他甚至不想醒了 就这么一直睡着挺好的 起码他最喜欢的人 还在眼前 完好无损 。

“阿洋 阿洋 你怎么了 不舒服吗 昨天我回来就看见你睡在地上 你怎么不知道照顾好自己 ”晓星尘笑着说到 话语里虽有责备 但薛洋听的出来 他关心他

“道长 ”

“嗯”

“道长”

“嗯 阿洋干什么?”

“这个梦 我 不想醒了 别让我醒好不好 ”晓星尘怔了怔 看着他的背影 才发觉 他瘦了 瘦了好多 他好像没听他笑过 好想念他的笑啊… … 晓星尘迈步走了 过去 在薛洋身边坐下

“阿洋 这不是梦 我活过来了 我不走了 再也不走了 我陪在阿洋身边好不好啊 ”

薛洋听了 轻笑着 “道长啊 道长… 我… …  ”薛洋不知道说什么 支支吾吾 似乎他并不知道说什么 不知道怎么开口 晓星尘却极其有耐心 等着他 等他开口说话

薛洋回过头 转过身子 站起来 晓星尘也同他一起 两人一前一后 直到薛洋走到饭桌前 坐下 闷头吃饭 晓星尘就这么看着他

少年吃着饭 肩膀越发开始抖 少年把头埋着 似是在压抑所有情绪 晓星尘察觉到不对劲 把手放在薛洋肩膀上 出声询问 “阿洋? 阿洋?你怎么了?还是不舒服吗?是不是发烧了?用不用去看看?需要吃药吗?吃药的话也不要怕 我这里有糖 ”说着便想要探手去摸额头 

薛洋猛的抱住他  晓星尘无奈极了 摸了摸他的头 笑着说 “阿洋… 你可真是”

“道长 道长 道长……”薛洋似是想把这八年来的道长全都叫过来 八年没有回应他的道长 晓星尘应着 薛洋念了多少句道长 他就应了多少句

“道长 我好想你 你别走了好不好 别丢下我好不好 我一定听话 不再给你惹麻烦 我求你 别丢下我一个人 我好怕 我怕黑 我更怕苦 你给我的糖 我丢了 我是不是好笨 连颗糖都留不住 道长… 道长道长道长… …”晓星尘抱着薛洋 拍着他的后背 “阿洋 我不走了 我陪着你 阿洋想吃糖的话 我这里有 不过不能多吃 对牙齿不好 阿洋乖 好吗 ”

“好… 阿洋没吃饱 还要吃 还有吗”薛洋说着 放开晓星尘 指了指曾经自己嫌弃过的白粥

“有的 阿洋想吃就有 我去给你端 ”晓星尘端起碗 转身欲走 阿洋慌忙拉住他 “道长 …”

“阿洋 我不会离开你 相信我 乖”

“嗯 好 我信你”